說國畫(二)

发布时间:2018-09-30浏览次数:36

四月二十八日 第八版)

中國畫源於書法,所謂皴擦刷點渲染,莫非永字八法之側勒弩趯策掠啄磔而來。王紱作竹,曰:幹如篆、枝如草、葉如真、節如隸。故畫家多工書。若夫書畫之用筆,咸賦情感,曲直粗細、長短乾濕、乃至勁老松活厚拙兼濃淡華潤之妙,無非表顯種種情緒,出之自然。不可信筆,忌滑、忌軟、忌硬、忌重而滯、忌粗而霸、忌率而溷、忌明淨而膩、忌複雜而亂。不必有意著好筆,有意去累筆,從容不迫,由淡而濃,磊落者存之,甜俗者刪之,纖弱者足之,板重者破之,著意不著意間,風韻瀟灑,是稱逸趣。第一宜勁。筆墨若刻入縑素,其力能扛鼎,正如強弓巨弩,待機蹶發,此在工夫深淺久恒,做一年有一年,寫十年有十年,全貴積功累力而至,絕非旦夕可及。第二宜老。明李開先云:“如蒼藤古柏,峻石屈鐵,玉圻缶罅。”寫剛健於婀娜之中,行遒勁於婉媚之內,非云禿筆枯筆,或落筆粗而出筋露骨,劍拔弩張,其老嫩之別,不可以貌取也。第三宜活。王羲之愛鵝,悟其項頸圓轉自在,活能轉,不活不轉謂之板,此在運腕有力。明釋道濟云:“腕若虛靈,則畫能折變,變如截揭,形不癡蒙。腕受實,則沉著透徹;腕受虛,則飛舞悠揚。腕受正,則中直藏鋒;腕受仄,則欹斜盡致。腕受疾,則操縱得勢;腕受遲,則拱揖有情。腕受化,則渾合自然;腕受變,則陸離譎怪。腕受奇,則神工鬼斧;腕受神,則川嶽薦靈。”第四宜松。清唐岱云:“存心要恭,落筆要松。”蓋既無拘束,隨意揮灑,自有其生動氣勢。第五宜圓。中鋒顯圓,側鋒未始不圓。端貴側中為正,使其寫而不描,故有大篆入手法也。第六宜厚。此與布局用墨相關,重而不浮,頓挫曲折,變化生趣。古云:乾筆易厚,或筆上加筆,重疊渲染,使其不單薄而處處生味,則深厚而堪咀嚼矣。

(本文刊發於民國三十六(1947)年《中央日報》泱泱版)